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所谓天地

要说起来——
纵有万古云霄,一家一国的兴衰重要么?横有千人往复,一人死生与宠辱重要么?

可凡尘三尺,小到一人一家,大到一方一国,谁不在为诸多“琐事”端殚精竭虑?那些生离死别、爱憎情仇,于千秋百代确实不过是大风卷浪一白花,不值一提。但真切地落在谁的头上,不是一段椎心之痛呢?只要不瞎,谁站在远处都看得见绵绵河山壮阔,可是身在山中,谁又能在云雾深处找到自己身在何方?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大约天道面前,所谓神龙与大能,也不过是一群蝼蚁吧?这样一想,真是又开阔又心酸。

外有天大地大,我独身陷囹圄。这就是“出锋”之境给他的感受。

“你整天挂念一个不相干的女修,不耽误修行么?”在他印象里,凡人婚嫁,不过为了生活,男耕女织、传宗接代罢了,这二者修士都不必挂怀,而且正道功法多半讲究沟通天地、清心寡欲,因此修士结为连理道侣,多半是为了门派联姻、功法沟通。每日里与天斗与地斗,与人间凶戾、自己心魔斗,除了纵欲的魔道中人,谁会耽于虚无缥缈的情爱?

“众生皆为蝼蚁,一部分又要将另一部分人当成蝼蚁,好暂时忘却自己也是蝼蚁而已,人间喜怒哀乐从不由人,活一天受一天吧……”

三丈囹圄,跳出来看,其实也只是一方粗陋的画地为牢。

“何人配冠北冥之名?那都是鼠目寸光的凡人们妄自尊大罢了。”

大约修行本身是个缺什么补什么的过程。东海之外还有北冥,北冥之外又有什么呢?人生长不过天地,天地未始前与衰朽后又有什么呢?他们以有限之身探寻无限之境,入此极窄之途,走上这样一条注定殉道的路,难道只是为了凡人上天入地、翻云覆雨的妄想吗?

这些愚蠢的妖修,真身的脑子只有蚕豆那么大,想必一辈子只装得下一件事。不像人,爱恨情仇将胸口灌得满满当当,千变万化都不够用,一颗心老也闲不下来,等闲就要变上一变,转眼就能面目全非。

June
13
2018
 
评论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