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我与狸奴不出门

天渐渐冷起来了呀!想聊聊那些听起来很暖的诗句╮(╯▽╰)╭

最有名的莫过于白乐天的「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」了吧?外有风雪侵袭,室内和暖如春。我与好友煮酒论诗,促膝对饮。最难得的是雨雪菲菲,我有一壶酒可慰风尘,我有素心萦系者可与之共享平生欢!岂不快哉!

杜耒的「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」与白诗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只是,寒夜、清茶、梅花有冷趣亦有热诚,虽雅却更浅近。寒气凛人,夜色沉沉,有客款扉,我起坐披衣相迎。拨火煮茶以延宾,我与我友品茶相叙。窗前月色如故,梅香幽幽,我心如醉。

但我想,最暖最熨帖的莫过于放翁的「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。」了吧!O_o 外面风雨琳琅,涛声阵阵,我裹着暖和的厚厚的毛毯怀抱着和软的小猫,清清闲坐,百虑皆消。天气那么冷,谁想出门奔波受累受寒呢?不如抱着小猫烤火取暖呀!太安逸自在的人生了!

还有,木心先生在《论幸福》这首小诗里写到:「屋外暴风雪,卧房,炉火糖粥,因为一个我。所有的幸福,全是这样得来的。」炉火糖粥,因为一个我么?谁来陪偎火,谁来为我糖水煮粥呢?我喜欢这样的闲静平和,也喜欢温暖与贴心的陪伴。谁还怕什么寒冬凛冽呢?

November
05
2018
 
评论
热度(4)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