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书摘(未完待续)

正如我曾走过山,走过水,其实只是借助它们走过我的生命;我看着天,看着地,其实只是借助它们确定着我的位置;我爱着她,爱着你,其实只是借助别人实现了我的爱欲。(这世上不再有我,又何处不是我?)

空冥的猜想可以负载任意的梦景,实在的答案便要限定出真实的痛苦。

别说四十岁,就是八十岁也埋没不掉她脸上的童话。(真希望自己也可以有机会成为他笔下的这个“她”呀,所以好好保护心中的那个“小王子”吧。O_o)

童话是未完成的谎言。

May
01
2018
 
评论
热度(5)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