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时隔多年,当我再次回到那个当年让我切齿不已的地方,心里觉得好……怅惘。物是人非。心里有过的那些委屈啊、失落啊、不知所措,还有看似言之凿凿实则惊慌无望的宣告,恍然一梦。或者,后来之种种才是梦?

想一想,兀自心惊,那些关于“抱柱幽囚以终”的无声宣告言犹在耳。可是,我现在又怎么样呢?泯然众人矣!怕不是已“与之同化”了?

不知何故,愈走愈荒凉。要如何对抗时光呢?仅凭一腔孤勇么?可真没底气-_-

——2018.10.18.21:50

October
18
2018
 
评论
热度(2)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