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难得欢喜

「爱了一个美貌的人,日渐觉察此人痴,而其容颜仍有难违的魅力。居有顷,证见此人品性窳劣,自兹一天天看出其丽色的溏薄,丑陋的因子渗出来,渗遍全体,美貌沦亡了——很公道似的。——木心」深以为然。

真好,我爱的人属于前者,是个明哲有情且痴的人啊。不过,我也正因为他的明哲与痴心才爱上他、爱上他的美貌的。否则,仅凭一副空洞乏味的漂亮皮囊,戋戋美貌,何足动人心呢?

寒暑往来客,是非场中人。纵有九陌淄尘遮云壑,玉壶冰心,内外明澈净无秽。
此去经年,人间事历历。明心见性,未见白壁染微暇。
纵浪大化逍遥去,得失不论任平生!
——无题·致我的难得「喜欢」(2018.04.21)

April
21
2018
 
评论
热度(12)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