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天与多情,不与长相守

天与多情,不与长相守。
空自凝眸,春风笑人瘦。
盼如潮汐,一日看两回。
归去同修,金山对雷锋。
——《新白娘子传奇·许仙题词》

看到她们重逢,好难过。仙哥说,我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一切都变了。是啊,流光一速至此,回首处故人依稀旧梦远……换了人间。

我从没去过西湖,所以不知道她如今是否还是那个“春雨如酒柳如烟”的娟娟佳人面。我不知道断桥的风是否温柔如昨,我不知道西湖的水是否清莹依旧,我也不知道那里还会不会再发生深切的爱恋、还会不会成为某某的旧梦画影……这些我其实从来无从知晓。人事已非,景物依旧又如何?

我只知道,我看到过那里曾经有过一段美丽的情事。曲终人未散,是谁的执念不肯改啊?执意做抱柱的尾生,执意“画地为牢”自绝于外?戏假情真,谁不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托付着自己的深情厚望?欢愉也好,哀伤也罢,昏昏如醉自当,何劳醉扶归?

你我“欢喜伤悲,老病生死,说不上传奇”。我等平平之众哪里够的上传奇的份儿呢?所谓生活,也无非柴米油盐,坐井观天。所谓世界,不过是你抬头看到的那一小片天空。情虽可通万里之外,行迹却滞于江山一隅。我们谁不是被生活裹挟,被现实困缚?难逃“法网”。

在现世人生,百般挣扎,始终难得其法。我们只会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自身的局限,看到残缺、看到卑弱。生活的琐碎常常会使我们陷入难堪之境,而一想到人生代代无穷已,而我此身料难存。草草阅生死,更不如人间草木,无喜无悲,自在轮回。想到这里,真觉得生亦何欢?我们总要借点什么使灵魂得以提纯净化,借以摆脱令人难堪难耐的人世。好在,还可以做梦。若能误入桃源境,有幸晓梦迷蝶轻逸而飞,若是能够,我甘愿入彀,自投罗网。但你知道,人生中的机缘,可遇不可求啊。

“梦中之情,何必非真?”苦乐酸辛,情真意切,还要怎样的真实?我自是成不了传奇,可我愿走入这传奇,将渺若微尘的自己投入一则美丽的故事中。与之同喜同悲,借其出离红尘,借此情通万里,与众生同归一处。我不再是我,我不只是我。我愿成为消息的传达,我愿成为织成这绵密精美情网的一缕情丝。

所以,私心希望,世间真的有过这么一段深切的恋慕,真的有这么两个人于西湖边一见相误,也曾深情相依,也曾为求不得所苦,继而肝肠寸断却被瞿塘风间阻。一路纠缠,一路迁延流连,而深情不断,多好!

与我无关的事啊,我知道。既知道,又为何这般认真纠结,以及伤怀?我只是不愿从梦中醒来,我只是怕自己情无所依。人间的失落已太多,梦中的圆满难求。如果可以,真希望有永不必醒来的梦等我去做,等我携风、携雨、携一身芳尘,缓缓归……

——2018.03.37.看《新白》重逢有感

March
27
2018
 
评论
热度(4)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