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只做牛做马的闲云野鹤O_o」

 

木桶·余秀华

唯一能确定的是,她曾经装下了一条河流、水草、几条鱼,几场大风制造的漩涡

还有一条船,和那个妖女昼夜不息的歌声

中午,在河边捶衣服的时候

她不再看河水里的倒影,也不再猜想几千年前河流上源那个腰肢纤细的女人

怎样把两个王朝装在她的左右口袋里

在这么热的中午,她如何让自己袖口生香呢?

最初,她也以杨柳的风姿摇摆人生的河岸

被折,被制成桶,小小巧巧的,开始装风月
桃花,儿女情长,和一个带着酒意的承诺

儿女装进来,哭声装进来,药装进来

她的腰身渐渐粗了,漆一天天掉落,斑驳呈现

而生活,依然滴水不漏

她是唯一被生活选中的那一只桶

ps:献给我最亲爱的老妈(你才不老呢,永远年轻)

感谢wuli妈妈多年来无私的枯荣!你以形骸为贽礼,春华虽逝,皮囊虽会老朽,但岁月会记得你的一番虔敬记得你的落寞与荒凉,你还会拥有丰盈盛美的秋实与冬藏!

草木摇落,众芳芜秽,美人终将老去。愿我爱的姑娘们永远热忱、永远年轻、永远丰盈自足!愿有岁月可回首,且与深情共白头!祝安!

March
08
2018
 
评论(2)
热度(6)
© 云梦泽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